陆衍

随意些

[瓶邪]雾街

“当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01.

小哥离开的时间里我对“张”这姓氏变的敏感极了,

很少做梦的我也会梦见他

看着他在雾蒙蒙的街角规规矩矩模样,等他站到了时候要离开,我一如既往追上前呼喊他,黏腻的街道像是存在着很多人,杂音将我的呼喊全全截断,

我和小哥隔着四五步远,甚至会偶尔闻到属于他的小味道,却犹如隔着千沟万壑,听不见声音。


惊醒,

等亮着的时候去找胖子,遇上张大娘饺子馆一听满厅的张大娘 张大娘,整个人激灵一下子,总是在这种时候能被自己给气乐了

死不争气的。

02.

胖子说我这是有病,说我像个小姑娘似的。

姑娘就姑娘啊,小哥和姑娘怎么听都搭,胖子一听直接排不上号,我听见自己小声哼哼暗骂了句娘。

实在闲的时候就找上胖子唱歌,有次听胖子唱情歌觉得蛮不错,可惜了他自己只厚爱刚的一批的歌,像是拉大军号子。

城市的生活节奏让我不再有惬意的感觉,偶尔留在胖子家睡一晚我也常常会梦到些什么,大概是要把我前半生的舒适睡眠一点一点掩盖,就快要成精神病了吧,我心想。

胖子不让同床,我也一点不想和他一起睡,鬼知道我有多怕半夜做梦抱着他瞎喊。

还是梦到了张起灵,他注视着我,坐在桌对面品着茶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着什么,

他起身向外走,手里还端着空的小茶碗,猜不出是个怎样表情

我与他一同起身,直喊了他姓名。这次发出的声音被允许了传播,屋里三四个向外走的人转身看着我。

我无心理会他们,因为我逐渐看不清小哥了,一切一切开始模糊,我看到他们又转身在讨论着什么,我甚至很难再这当中分辨出小哥的声音

我多怕自己忘记张起灵,多怕就算接受这每天每天的困扰着我的烦人的梦也会抓不住有关张起灵的记忆。

03.

“天真你听我说,你太依赖梦境了,把一切记忆点都拜托给梦,都熬出来病了啊。”胖子皱着脸在我面前像个专家一样分析着我,又很滑稽。

但他说的没错,我正接受着治疗。放松,药片,沟通,面对。

效果不错,我不再频繁的做梦,梦到的却全全有关小哥,他站立的样子他直坐的样子他半蹲的样子,各种各样的样子。

我的生活又回到平常,我常在想拿雾街是不是个被我忘掉的重要记忆点,我怎样也想不到我在何时去过,何时在那种地方见到的小哥。

焦躁的,不安的,炽热的,缠人的,又令人崩溃的。

放松,药片,沟通,面对
我听见医生对我说。

 
© 陆衍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9)